新闻热线:028-86696397
新 闻 QQ:1534026261
新闻
最新播报 经济瞭望
市州纵横 热点专题
人物
新闻会客厅
人物
企业
图片新闻
名企动态
互动
我要报料 记者调查
视界 川经微博
服务
汽车 金融 旅游 教育
健康 时尚 三农 看片

从“面子”到“里子”的彻底改变

时间:2017年10月2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从“面子”到“里子”的彻底改变
——蓬安实施“五改三建”的调查与思考
  “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几年前,蓬安似乎也面临着这样的尴尬。如今,这里的乡村因为实施“五改三建”工程而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一个个整洁亮丽的村庄,像明珠一样镶嵌在蓬安大地上。 
  日前,记者用两周时间在蓬安的乡村走访,零距离聚焦“五改三建”。这是2015年初启动实施的一项脱贫攻坚惠民工程,计划用3年时间对所有的乡村,进行改厕、改水、改圈、改厨、改路和建园、建池、建家的“五改三建”工程。 
  58岁的唐金生,是蓬安县天成乡曾家拱桥村村民。过去,他因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很困难,一家五口住在半山腰一间破败的土坯房里,一遇上雨天,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猪圈里的粪水横流。如今,在蓬安“五改三建”工程的惠及下,政府帮他进行危房改造,免费给他建了80平方米的新房,办理了低保等,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唐金生只是该县许许多多受益贫困户的一个代表。 
  蓬安县委副书记、县长崔竹君说,城市建设架桥筑路,当然要修,如果不是着急的话,可以适当缓一缓,可以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农村“五改三建”,更好地惠及百姓生活。蓬安在实施“五改三建”过程中,确立了“统筹规划、分类指导、突出‘全’字、先易后难”的16字指导原则,走出了一条因类施策的精准扶贫之路。 
  夯基础:在“精准”上下足“绣花工”
  在采访中,与记者交谈的蓬安不少乡镇干部们认为,“五改三建”是老百姓盼望已久、雪中送炭的大好事。 
  蓬安要求全县所有副县级以上领导和县级部门“一把手”联系包村。每个单位入村帮扶,每个村、每个项目、每项工作都制定了十分详实的时间表、路线图,并明确了具体的责任人,形成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责任体系。组织部门向所有贫困村分批次选派“第一书记”,驻村帮助实施“五改三建”工程。 
  奔涌不息的嘉陵江,劈开秦岭山麓,一路向南,在司马相如故里蓬安留下89公里最美的身段,造就了蓬安丰富多样的自然生态,孕育了厚重悠久的历史文化,形成了山、水、城相融一体的独特美景,不少文人骚客将此境地描绘成一片美丽和谐的世外桃源。
  然而,现实中“桃花源”所在的蓬安部分山区,与秦巴山区一样,峰峦叠嶂、沟壑纵横,地理条件复杂,人居环境恶劣,耕地、水源等资源性矛盾突出,千百年来与贫困相伴,“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
  2014年,全县共识别建档立卡贫困村171个,贫困人口62395人,呈插花状分布,贫困发生率达10.6%。
  民谚有语“山高路陡土地薄,又缺吃来又缺喝”,反映的便是蓬安这片丘陵地区老百姓生活的艰辛不易。
  面对祖祖辈辈挥之不去的贫困,性格倔强而坚韧的蓬安人发愤图强,决意扭转命运,该县大力实施 “五改三建”,补齐基础设施短板。
  谈起变化,相如镇牛毛漩村王琼英感慨地说到“以前哪里想到路会通到家门口嘛,那会去卖菜都要走两个小时路,从杂草里穿过去,现在房子整得这么漂亮”。王琼英家有6个人,两个老年人有慢性病,另外家里还有两个大学生;好在大的一个孩子去年已经毕业。“五改三建”后家里房屋换“新装”,她承包了30亩地种植蔬菜,喂养鸡鸭鹅,另有4头耕牛,2头山羊;在村委的帮助下,去年成立了琼英家庭农场,为村民提供种植技术,带动十余户人种植蔬菜。
  “我家里还有2头山羊,那个还要卖一千多块钱一头,总的算下来,到年底还是有纯收入3万3左右”说起这一年的劳动成果,王琼英笑得合不拢嘴,比起以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现在好了很多。
  在牛毛漩村,像王琼英家这样实施了五改三建的农户有50多户;曾经破旧不堪的房屋穿上了“新装”,变换成一幢幢灰底白墙的房屋座落在山水间。
  水泥路修通了、基础设施建好了、旧房屋变“新颜”……想着以后的日子,王琼英嘴角忍不住上扬。
  重特色:产业发展才能带动农民奔小康
  “五改三建”工程建设,初衷就是要让农民真正富裕起来,这就必须要突出抓好乡村特色产业发展。只有产业发展了,农民小康才有抓手,否则一切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8月4日上午,蓬安县新园乡油坊坝村,2000多亩桑树遍布山间,一眼望不到边。趁太阳没爬上来,贫困户李玉珍早早来到园区除草。“每天打工挣50元,还有土地流转和入股分红,园区干活有奔头!”
  这也是油坊坝村39户135名贫困户共同的感受。“整村流转发展产业,园区2月份开建,还是个山包包,你看现在变化多大!”村第一书记杨常春感叹。
  李玉珍所在的园区,就是总投资15亿元的蓬安现代农业示范园,建设项目规划在利溪、碧溪、新园、相如和巨龙5个乡镇46个行政村,建成核心区50平方公里,成为辐射带动邻近乡镇100平方公里的国家级现代农业改革与建设试点示范区,将建设乡村旅游环线公路10.8公里,新建新村聚居点23个,培育“玉豆草畜”循环生态产业和观光、休闲、娱乐连片产业8万亩。而新园乡油坊坝村则是农业项目中“万亩蜀北桑海”的核心区域,为了该项目早日落地,油坊坝村第一书记杨常春几乎天天待在项目一线。 “万亩蜀北桑海以油坊坝村为中心,与邻近的渔房村、面坊垭村以及利溪镇挖龙坳村、量金斗村和龙蚕镇的金家沟村、冯家坡村实现连片发展,形成规模庞大的桑树循环产业带,从而带动4个贫困村137户贫困群众脱贫。” 烈日下,杨常春黝黑的脸上,豆大汗珠如断线的珠子往下滑落。
  过去,就是离城里最近的一些村,依然是下雨全村全是泥,晴天一路尘土。如今,一切都变了模样,即便是远离县城数十公里的巨龙镇合作村、马家嘴和分水岭村,柏油路铺到了村民的家门口,自来水引到了农民家。在合作村村,村民的一个自发行动一直在感动着施工的工人,路铺到谁家门前,谁家都主动为工人提供茶水熬绿豆汤。
  蓬安县锦屏镇西拱桥村,离城区最近、也是有发展潜力的村子。但是多年来,脏乱差状况却一直困扰着村民。如今,“五改三建”后,该村砖瓦房整齐划一,错落有致。家家门口都通了柏油路,村里还安装了新式的太阳能路灯。在连锁超市里,一个村民刚买了东西出来,他说,有了这样的超市,方便不说,商品的质量还让我们放心。
  从实施“五改三建”当年年底,蓬安便加大管理费用的投入,专项用于村庄环境卫生、保洁管理,同时教育村民树立良好的生活习惯。相如镇油房沟村村民陈大爷想也没有想到,他65岁竟然成了村里的清洁工。许多村民和他一样的认识是,农村配备清洁工还真是个新鲜事。老陈每月工资是1000元左右,规定是每天干8个小时,尽管他腿部还有点残疾,但他下了班不由地依然在村里转悠捡垃圾。他说,村民最大变化就是不随地乱丢垃圾了。
  村里变美了,更要让村民富起来,发展产业是必由之路。林下经济让青山变金山。在林下经济核心区的一个养殖园内,年过6旬的村民李定荣正在打扫鸡笼。原来一家人靠种地打工,一年挣不到一万元,现在老两口工资加起来能挣两三万元。李定荣打工的公司发展模式主要有林下种植、林下养殖、林副产品采集加工等,目前园区种植的特色苗木已经有200余种。在林下养殖方面,有林下鸡、散养鹿等。 
  在产业的布局上因地制宜,从而使“五改三建”工程和富民产业实现良性互动。
  烈日下,走进徐家镇九龙垭村村民肖素清家,却是一片阴凉,他家院坝外,就是一片茂盛的梨树林,金灿灿的梨子压弯了枝头。她热情地摘下金黄的梨,让我们品尝。“种植这片梨树已经快十个年头了,这几年,梨园每年纯利润两三千不成问题。”肖素清说。在“五改三建”的助力下,她原来的老旧房屋被重新改造,政府给了一定的补贴。她的梨树就在院子里,有近百棵,都结满了金黄的梨。该村种植梨树的传统,是蓬安市民春季赏花、夏季采摘的好去处。原村支部书记屠明月说,九龙垭村的气候优势,很适合种植果树。现在,全村的经济林大约有10000多亩,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梨树等果树。下一步,村委会计划在专业合作社的带动下,进一步壮大采摘业,同时,依托改造后的房屋和梨花节等发展乡村游,实现致富增收。 
  转方式:告别 “单兵作战” 迎来“抱团发展” 
  从单打独斗到抱团作战。蓬安县乡村在两三年内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变化,主要是他们改变了过去的扶贫方式,从以扶贫部门单兵作战模式,变成现在党委政府牵头,各部门抱团推进,精准扶贫成了大家共同的目标。以往资金使用是“撒芝麻”,现在变成了“丢西瓜”。按照“性质不变、渠道不乱、优势互补、共同建设”的原则,把过去分散在多个部门的项目集中起来,确保“五改三建”建设的资金需要。如今,“五改三建”就像一个筐,各部门的项目都往里面装,各尽其职,按照“工程建设在哪里、项目就集中投放在哪里”的原则,将各种项目有机结合、统筹推进,由来已久的部门项目资金碎片化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从面子工程到里子工程。过去,在一些地方讲乡村面貌的变化,空喊口号的多,实际干货少,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遮羞墙”。蓬安用“五改三建”,实实在在的内容,一项一项为农民办,真正实现从面子工程到里子工程的转变。蓬安县委书记蒲国说,“五改三建”目的在于提高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水平,解决群众生产生活难题,有效筑牢乡村发展根基,实事必须实办。 
  锤炼干部作风需要从办实事开始。在一些地方,干部不作为是当前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在蓬安采访中,使我们深切感受到,通过实施“五改三建”,干部作风发生了明显变化。有事干了,想干事的干部就有了用武之地。没事干,他想作为也没有平台。要想让干部有为,就必须把任务压在干部头上,干部的作风才能转变。在为群众办事的过程中,干部的态度、干部的能力就能比出高低来了。干部只有在有为的过程中,优秀的干部才能脱颖而出,那些有事不干的人才能被淘汰掉。(郭安平 四川经济日报记者 张小星)
(编辑:王霞)
文章热词:

上一篇:新华社评论员:奋进新时代 开启新征程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