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8-86696397
新 闻 QQ:1534026261
新闻
最新播报 经济瞭望
市州纵横 热点专题
人物
新闻会客厅
人物
企业
图片新闻
名企动态
互动
我要报料 记者调查
视界 川经微博
服务
汽车 金融 旅游 教育
健康 时尚 三农 看片

智能终端产业:蓝领在流水线上的别样青春

时间:2017年09月13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杨波 侯云春

  宜宾智能终端产业从无到有,短短一年,在国家级临港经开区和长江工业园建成了规模庞大的联排楼宇工厂,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宜宾速度”。

  ——这些从深圳过来的智能终端企业,将给地处西部内陆城市的宜宾带来什么影响?

  ——年轻工人在楼宇厂房里,接受流水线工业生产的洗礼,会带给他们怎样的青春?

  ——历经枯燥的流水线工作磨砺,会不会促使他们励志,像早一批闯荡深圳的企业家一样,从打工者变成创业者?

  ——智能终端产业整体集群转移宜宾,数万蓝领——产业工人迅速聚集,将给宜宾这座地级城市规划建设带来哪些挑战?

  近日,为了解这些变化,本报记者深入朵唯宜宾工厂,与员工一同工作、一同吃饭,拉家常,感受到了他们在枯燥的工作岗位上闪烁出的火热青春。

  流水线

  56个工序完成一台手机制造


  9月6日,上午8:00,朵唯的员工们已准时换好静电服,在工厂生产线上准备开工。

  “按时上班是工人们第一个要遵守的纪律。因为是流水生产线,缺了任何一个环节都会影响后续环节。”朵唯生产线主管曾立春说。他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到现场确认员工到岗工作状况、物料准备状况。

  然后,巡视督促员工,保质保量完成任务。

  最近一个月,公司要求加重生产任务,压力骤然增加;由于生产压力大,看着员工有些环节做不好,曾难免急躁、训人。

  此前,曾立春在东莞、惠州工作了20多年。2007之前,主要做VCD,音响;从2008年开始从事手机制作。曾立春主要负责监督代工厂给朵唯造手机。

  后来朵唯在宜宾建工厂了,作为宜宾人,他就回来,从带人装配生产线,培训员工,再到开工生产。曾立春说:“屏加工组装有7个工序;手机成品组装和功能测试有30个工序;用户模式测试及包装有19个工序。朵唯这款机型,做完至少要56个工序。其中,哪个环节出错,都会影响产量的。”

  效率高

  宜宾工人不比深圳差


  为体验手机流水生产线工作,记者被曾立春主管安排在何清烩旁,跟着他学贴手机导电布。

  贴手机导电布,有三个动作。第一检查外观,第二用镊子取下窄小的导电布,贴到规定区域,不能贴歪、不能超线。由于要贴两个,算两个动作,用秒表计算了一下时间,一分钟可贴三个手机导电布。

  工作久了,眼睛会发酸。

  “这是指头上的细小活,年轻人眼睛好、手指灵活,才能胜任。”何清烩说,仅检查外观一个动作,就不能马虎,边沿上有个针尖大的黑点都不行。因为手机用户很挑剔,不能容忍瑕疵。

  生产流水线就像一条快速流淌的河,踏了进去,就被裹挟着加速,慢不下来。

  班长胡国江说,仅仅一个班,一天要生产1500台手机。这就意味着一个动作要重复1500次,一个流水线环节,完成六七个动作,算下来,就要重复上万次动作。

  目前,宜宾工人的效率蛮高,不比深圳差多少,一分钟做两台半手机,平均23秒做一台手机。

  做这行,要质量,又要产量。员工普遍愿意加班,因为,在工厂里,加班能赚更多钱。

  上班、吃饭、睡觉,三点一线,这就是工厂生活。每每遇到员工情绪不稳,胡国江就从班长变成“政委”,做思想工作。与员工拉家常,开导人,让他们留下。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受不了气,要夸夸他,赞同他,认可他。

  胡国江认为,管理没什么大道理,在生产线管理,就是带心,需要彼此理解。作为管理者,首先要有一个好心态,会减压,会调节员工情绪,其次才是会统筹、计划。

  每天,上午、下午各有10分钟休息时间。一到休息时间,工人们忙碌的手会瞬间停下,然后迅速脱下静电服冲到楼下吸烟。一位二十多岁的工人说:“太困了,不吸烟受不了。”

  大家在厂房楼下或站或蹲,并不大讲话,要在短短的休息时间里,赶快着把烟吸完。女员工们则不大下楼,她们会喝喝水、聊聊天、打打电话。

  楼宇工厂

  员工工作环境更舒适


  智能终端产业主要在楼宇工厂内,是室内流水生产线工作。班长胡国江说,做手机,更多是手面上的活,与户外的建筑工人相比,干净、卫生,而且工作环境有空调,25到29摄氏度,一年不冷不热,工作舒服,年轻人比较喜欢。

  目前,朵唯的员工年龄多在18岁到40岁左右。有深圳回来的,但大部分是宜宾郊县、乡镇招聘来的。员工学历在高中及以上,初中生也有一些。普工以中专、大专学历为主,整体素质都比较高。

  朵唯人力资源部的吴丽萍说,手机制造工作,短板是简单、重复、枯燥。优势是不像家具、制鞋、化纤厂等存在污染问题,对人伤害少。

  长宁人,朵唯软件实验室工作人员银龙,“就工作而言,朵唯和五粮液比,各有好处。五粮液是国企,更稳定;朵唯是民企,从个人发展空间看,机会多,考核更加公平、看能力,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其次,朵唯薪资、管理更加规范,管理方式更先进、更公平。他觉得这些企业进入宜宾,为宜宾市民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同时也带动了宜宾经济发展。

  “家门口”上班

  工作、照顾家人两不误


  25岁的产线工人周中原,娃娃脸,看着就像一个高中生。他是翠屏区邱场镇人,22岁结婚,目前已有两个女儿。

  他在成都富士康工作过,工作了四年,有孩子后,被迫回来跑了一年滴滴,遇到招工就来朵唯了。

  富士康工资要比宜宾高1000元,但无法照顾孩子和父母,因此,宜宾建厂后,有经验的许多员工都从富士康回来了。周中原很高兴宜宾来了很多手机企业,他说,以前去五粮液、丝丽雅很难进,做生意门道少,只能大老远到江浙、广东、成都工作,现在,家门口就可以工作了。朵唯这样的工厂,不讲关系,只靠自己能力和努力。

  24岁的周长春是三组的班长助理,以前和老婆一起在广州打工。他说,回宜宾工作,夫妻两个人,除去吃饭开销,一起努力一个月可以存4000元左右。虽然比广州少,但可以照顾家里,要是在广州的话,只能一年回来一两次看女儿。

  结了婚从成都回到宜宾的吴丽萍说,成都更国际化、更包容,生活比宜宾更丰富。宜宾呢,离家近,更能专注工作。她觉得朵唯工作很适合她,可以养家糊口,毕竟枯燥久了就会适应,对家庭的责任更重要。

  “在广州,一到放假,就睡觉,吃喝拉撒在工厂,呆腻了。”班长胡国江说,“在外面呆了7年,漂泊久了,真想回家了。作为班长,尽管广州工资要比回来高3000,但在外,孤单,心里没寄托,没朋友。一个人,许多时候的确很孤独,回家发展,每个月可回家,看看父母。”

  胡国江表示,宜宾工作环境不错。那时在汕头、澄海做玩具,厂区分布在郊县农村,没业余生活,出门臭水沟,坐三轮车,相当于乡下。要玩,要去很远的地方,到城里,要赶车去才可以看电影,条件没宜宾好;现在,在宜宾一周最少进两次城,会去看电影,去白塔山爬山看夜景。

  据朵唯行政总监卢平介绍,随着手机产业发展,在成本管控和人才流失等要素的限制下,企业纷纷开始内迁转移,以深圳为主的珠三角地区劳动密集型电子制造业内迁,已成为必然趋势。朵唯选择落户宜宾智能终端产业园,吸纳了许多在珠江三角洲返乡发展的员工,同时为宜宾当地就业者提供了更多就业机会,也承担着带动一方经济的经济责任和社会责任。目前,朵唯在册员工中,90%以本地化为主,其中宜宾县、高县、珙县等周边区县的一线员工,表现优异,对流水线作业模式更为适应。公司要求强化培训管理和考核管理,经过培训和淘汰,员工队伍已能满足生产运营要求,团队稳定。

  勤奋工作

  打工者也有创业梦


  亚中讯公司执行总裁鲜刚,是第一批来宜宾投资智能终端产业的投资者。17年前,他离开攀枝花钢铁厂,在深圳闯荡,从电器行业的销售做起,最后有了自己的企业。

  鲜刚,以及腾卓科技有限公司的滕泽俊等,都是从打工者成为创业者的,而今他们已成为仍在生产流水线上工作的年轻工人的榜样。

  周中原说,以前在富士康学了很多东西。学到了怎样制定流程,从零部件到整机,提高良率。这些经验,对在朵唯工作很有帮助。他期望趁着年轻,在朵唯学更多东西,再找创业机会。毕竟老板都从打工做起,没有点想法,没有点野心不可以。

  会不会创业?胡国江笑着回答说:“会啊!”比如,以前,在广东做玩具,有员工就出去给厂里做玩具轮胎配套,一个节省几分钱,后来慢慢就发展起来了。今年,回宜宾的时候,他还尝试着拿了20个玩具回来,宜宾没有这样的玩具,一晚上就卖完了,赚了1000多。胡国江说,卖玩具,挣点外快也好玩,就是没朋友和他合伙。

  何清烩是高县人,既孩子气,又懂事。以前在浙江,做过小米手机。“父母在,不远游。”何清烩说,姐姐嫁人后,他就回来了。

  在工厂里打工,尝过辛苦,谈恋爱,经历过失恋的痛苦,明白了生活的难处和爱情的现实。何清烩说,将来有机会,他会尝试去做点买卖。他说:“经验必须要,文化不可少。”

  城市建设

  从单纯产业园区到临港新城


  智能终端产业整体集群转移宜宾,数万产业工人迅速聚集,也给宜宾这座地级城市规划建设带来了巨大挑战。

  “现在,一个产业园区就是一座城,配套不好,科技人员、产业人才来不了。”宜宾市委书记刘中伯在该市召开的建设现代工业强市大会上说,园区是工业发展的载体,过去,搞个七通一平就可以了。现在要改变这个思路,智能终端产业的发展,明年,将会有三四万年轻人入住临港,他们白天工作,晚上要精神生活,而且购物要高档、生活要高雅;其次,要解决子女入学、就医方便等问题。

  据了解,在朵唯,员工宿舍是免费的,只需要出水电费,四到五个工人住一间。但是,现在还没能解决像周长春夫妻,自己住二楼,妻子住三楼,夫妻不能一起居住的问题。他希望,朵唯新园区修好后,可以有夫妻房,方便生活。

  而年轻员工何清烩,则觉得晚上的生活很枯燥,上了一天班,很累,期待着宿舍里有个电视、有公共wifi,能够娱乐一下,生活就会好很多。

  “未来经济竞争,是人才的竞争。”临港开发区规划建设部门负责人说,智能终端产业扎根落户宜宾,带来了就业,也带来了旺盛的消费力。年轻产业工人除了日常生活消费外,购房、子女就学、养老,都将为宜宾城市建设带来活力。因此,临港开发区正专题研究智能终端产业工人的生活配套问题,既要让他们生活方便舒适,又要降低住宿、子女就学等生活成本。

  “区域内人员的急速集聚倒逼我区加快完善生活服务功能,带动环境、教育、医疗、交通等公共社会事业的发展。”临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陶学周表示,未来,为配合新兴产业的发展,临港开发区将加速推进“产学研港城”的建设,打造一个现代科教、现代产业、现代生活、现代都市四位一体的有活力、有人气的现代新城。

  采访后记

  蓝领 改变宜宾未来


  与朵唯员工同吃、同工作两天以来,让我看到,在快速运转的流水生产线上,年轻工人们,脚踏实地,勤奋工作,养家糊口、怀揣梦想。

  18岁、20岁、25岁……在许多城市孩子还在玩的年龄,他们已经开始埋头苦干,努力改变自己命运。

  责任、努力,回家照看父母、孩子,我感动他们的懂事和坚韧,坚信这群穿着蓝色静电服的工人们会改变宜宾这座城市的未来。

  因为,三十多年前,香港商人把电子厂带到了深圳,种下了风扇、家电、手机等制造业的种子;如今,从深圳到珠三角,中国的手机、家电等产业制造中心,已诞生了成千上万个创业者和企业家。

  越来越多的智能终端企业涌入宜宾,他们将给这座西部城市带来新一次的工业“启蒙”,尽管这种启蒙是从辛苦、枯燥的流水生产线开始的。他们,在这里学会了不迟到,学会了精准,学会了流水线上的分工协作。在他们中间,一定会历练出出色的“将军”。

  “宜宾造”的手机、电脑,卖向了全世界。这无疑会让世界进一步了解宜宾——宜宾不仅有饮料食品业界品牌“五粮液”,还有响当当的智能终端等新兴产业。看着公司老总们在全世界找订单,努力拓展海外市场,总会有几个蓝领追随老板的脚步,成为宜宾新一批开拓国际市场的人。

  朵唯董事长何明寿说,电子信息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战略性、基础性、先导性产业,也是加快工业转型升级和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支撑。2017年手机在国内销售额将突破一万亿元,是黑电、白电+PC的总和。在5G应用时代、IOT时代和AI时代,手机将会成为智能设备的链接控制中心。

  ……

  这是一个电子信息产业蓬勃发展的时代,智能终端产业蕴藏着无限未来,以酒闻名的宜宾城、宜宾人,将开启工业新时代。
(编辑:张瑞灵)
文章热词:

上一篇:宜宾速度 崛起千亿智能终端产业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