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网>悦读>浏览报道

四个年龄段的“四跤”

2018-06-22 16:23:37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郑嘉仪 审核:郑红梅

5b2127d041c1e.jpg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这句话已从鼓励“呀呀”学步演变为带有浓郁思想色彩的警语。其实,我在自己的几个年龄段也经历了实实在在摔倒后又爬起来的故事,不妨与大家分享。


三十而立摔一跤

1978年2月,而立之年,第一次重重地跌倒。

是年,川化集团对我国首套三十万吨合成氨引进装置进行首次大检修。集团宣传部、工会组成强大阵容,挑起一线宣传重担。我与米金铭(著名画家)同时分配在“诗配画”组。那时老米就显露出绘画的天资。我呢,学习“张打油”有几分兴趣。因积极“深入生活”,我们小组的作品以“图文并茂”和快速反映一线“战况”而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受到领导和员工的肯定。40天的大检修接近尾声,工会特准我和老米“带薪休假”三天。这在当时算得上最高奖励。

我们在彭县(现改市)尽兴玩了三天,单位要求我们第四天八点过返回川化参加大检修宣传总结会。彭县离川化所在地青白江区有40多公里,而那时彭-青没通公交车,且路况极差,更恼人的是老米和我仅有一辆“共享单车”。好在,我们正值荷尔蒙亢奋期,老米比较瘦弱,我相对壮实些。那天凌晨5点刚过,我们便上了路。我俩合计只需两个多小时,赶时间没问题。彭-青马路总体是“下坡”,那时货车也少,公路上我们敞开蹬。当骑到九尺镇末段路,天还黑黢黢的,旁边有几垅林盘遮挡光线,路面更看不清楚。恰好这段是大下坡,脚展劲,惯性大,突然,自行车前轮“咣当”一声,几乎同时,我俩从车上摔了下来,“哎哟、哎哟”老米呻吟不止,我顿感胫关节疼痛。单车后圈还哗哗地转个不停。

因无人相助,我们只能自我“诊断”:老米的手臂与碎石路强烈地“亲密接触”,擦掉了一块皮;大概车把起到了缓冲作用,我左腿鼓起了一个大包,最令人惋惜的是我那条蓝色的尼龙运动裤竟摔破了一个大洞,这可是当时的“高档家当”啊!

三十岁跌倒全靠筋强骨硬,除硬伤外其他“零件”完好无损。我们拍拍尘土继续上路,愣是赶上了8时20分召开的大修总结会,奖状弥补了伤疼,我俩还是很开心。

四十不惑他人伤

再次跌倒已是十年之后,我进入不惑行列。

1989年10月,化工部在川举行西南地区大化工工作会,会议地点选在川化集团“川宾”。此时,我已晋升为有几十年历史的《川化工人报》总编。知道这个会议非常重要,时任化工部部长顾秀莲到会,还有来自云南、贵州、四川等地的大咖云集,讨论西南化工发展大计,报社便派了记者到会采访。

岂知,去采访的同志一会儿就回来了,说是“没搞头”。我想,还得去见识见识,要充分利用新闻资源。我当即双脚“驱动”摔过跤但还很坚挺的“凤凰牌”二八车。千米距离,耗时不到十分钟。会议正值高潮。云天化公司说,三角债使企业资金周转困难,没有办法解决;贵州硫铁矿说,人才流动难制约了企业发展……化工部主要领导四川行的目的就是倾听企业的意见,共商搞活经济大计,她当即提出了十条举措。

会议开完我大获丰收,心中窃喜,抓到了大的“活鱼”。就在我高兴地骑自行车返回厂区,行进到“八二八”职工宿舍区时,后面突然“呜”地一声,像马达加油,又像油门发力,说时迟那时快,一辆破旧的“嘉陵”直向自行车“后座”冲了过来,“轰”地一声,连人带车把我掀翻在地,挂在我脖子上的国有资产120“海鸥”相机也摔得老远……驾车人把刹车操作弄反了,以致“嘉陵”加速。

这一跤比上一跤显然严重多了。我在路过朋友的帮助下,收拾起狼狈相,一瘸一拐折身进了职工医院。检查、照片、涂药、包伤,“祝贺!全身无大碍。只不过因突然撞击,造成身体肌肤短暂疼痛。”

当天晚上,我疼得难以入睡。次日缓解,第三天脚肿全消。晚上,“嘉陵”摩主在熟人陪同下送来几斤水果算是“登门致歉”——他是个家庭困难的农村小青年,借邻居的旧摩托过瘾上路,因不懂基本技术所以直通通向我冲来。

这人态度诚恳,人也老好,我也就自认倒霉。但我在重创之下完成的新闻稿上了《中国化工报》《四川经济日报》的头条,并在当年评比中获得一等奖。这算是对我为了工作第二次跌倒的回报吧。

天命之年自找“苦”

如果说“三十而立”那一跤有趣,“不惑之年”第二跤属无奈,那么“知天命”的一跤就是“痛苦并快乐着”。

川化职工宿舍区对面,有一处开阔的菜地。这小片开阔的城市空间被玩友发现,每年春节前后都有大人带小孩、婆婆牵孙子在这里放风筝。热闹的场景唤起我少年的记忆,立刻加入其中。什么活都能干的苏师做了“工”字型绕线架赠我,我用童子功学到的绑扎技术做成骨架,用白纸糊成“王”字型大纸鸢,等放学而归的学童与我同乐。是日地面微风,场地四周有高大建筑影响空气流动,折腾了几次风筝都“徐徐降落”,若再上升两米左右,冲破建筑屏障就可放飞成功。面对困境,我信心满满,凭几十年积累的经验相信能成功!

儿子掌好风筝原地不动,我放线向前走到二十多米处,一声呼应,我奋力向前。就在快要冲出“地平线”时,一片翻新的菜地出现在我眼前,不跑,风筝还差一口气;跑,菜地情况模不透彻。两难之间不容我过多地考虑。我冲向菜地,刚浇过水的土湿漉漉的,脚下打滑,我一个趔趄亲吻了“这片多情的土地”。那狼狈相就甭提了,引得后面的“放友”哈哈大笑。

这一跤摔得狠,可松软、湿滑的泥土对身体几乎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在菜地休息片刻,整理好自己的衣冠,结束了这次放飞活动。回家想起,真是痛并快乐着。


“从心所欲”祸得“福”

“从心所欲,不逾矩”的第四次跌倒,具有高风险性质,结果是自行车被老伴“没收”,现想起来也后怕。此经历但愿能起到警示作用。

那天是星期天,午休后,到了日课时间——骑行锻炼,我平和地蹬着车绕进怡湖公园。那时,可以带车入园,我信马由缰,骑骑复行行。末了,骑车绕园三匝准备结束愉快的一天。就在我以徐缓的车速准备骑过园内极富装饰性的一座拱桥时,发觉这桥很小,桥身很陡,全长不到三米,没有缓冲的坡。我想:蹬上去从陡坡上滑下去又是一种体验,于是,便向桥上驶去。可想而知,由于没从远处发力,车仅上了桥坡的一小半便直往后坠,我立刻踮脚沾地,随力后退,车轮后滑,脚尖悬空,站立不稳,人车从桥坡处跌了下来。一群在桥边嬉戏的娃娃见我“徐徐跌倒”竟笑了起来……

这一跌身体没受影响,可“内在”反映的问题却比前几次“外在”的严重得多。老伴除了责骂外,第二天护我去体检。背了24小时血压器,结果出来了,高血压!经“白大褂”一说,才知道这一跌的危险性。再后来,办理了特殊门诊,吃上了不间断的降压药,而且还改变了饮食习惯……至于“那匹可怜的老马,随我走遍天涯”的“二八车”也就停运了。我亦调整了活动方式,改蹬车行为健步走。

不同年龄段的几次跌倒折射出个人由强变弱的生理进程,只有顺自然、遵天道才能生活得更美好。


(陈柴)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