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网>非遗天下>浏览报道

葛沽宝辇会:民俗奇葩谱新韵

2018-08-03 10:27:23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郑嘉仪 审核:郑红梅

天津古镇葛沽临海而建依河为生,是历史上华北“八大古镇”之一。迷人的自然景观和独具魅力的人文景观,使古镇在明末清初已成为津门游览胜地,素有“小江南”之称。葛沽不仅景色秀美,还有着民俗文化之乡的美誉,早在2003年就被国家命名为“民间艺术之乡”。

葛沽镇是历史上重要的漕运口岸。过去居民多以船业为生,为保佑平安都信奉护海娘娘(妈祖),是中国北方妈祖娘娘的重要的发源崇祀之地。明永乐年间,当地富商与官府出面,在春节至元宵节期间,把妈祖娘娘塑像放入官轿,由人抬着沿街观灯,此举引得大批船民前来进香祷告。自此妈祖文化开始在这里盛行,逐渐形成了以祭祀和游艺为主要内容的葛沽宝辇会(凤辇)。

2014年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葛沽宝辇会(妈祖祭典),是葛沽过去年节活动中最重要的民俗文化活动,历来被祖祖辈辈视为祈福、献艺的头等大事。时至今日,葛沽宝辇会已经成为本地民俗文化的大汇集,除了宝辇,花会中的高跷、竹马、龙灯、旱船等具有浓郁津门特色的各类非遗民俗文化活动表演,也独具韵味,不断吸引着世人的眼球。

盛况.jpg

葛沽宝辇会盛况。宝辇会的辇为板辇(抬辇)


小学员.jpg

葛沽昇平民乐小学员


小高跷.jpg

葛沽小高跷


竹马.jpg

葛沽清平竹马


宝辇会:会中有辇  辇中有会

葛沽宝辇会源于明代永乐年间,兴盛于清代乾隆年间,已有600年历史。相传正月十六这一天(旧时正月十八),天后圣母(妈祖)要降临人间与民同乐,百姓们也要身着艳丽服装,高悬红灯,彩旗猎猎,接纳天后圣母的恩典福泽。以宝辇为核心涵盖几十道花会的宝辇会,从明代至今从未间断,这足以证明葛沽人的智慧和深厚的传统民俗文化情结。
葛沽宝辇会祭祀仪式可分为设摆、接驾、送驾三个主要环节,包括座乐会和耍乐会两个部分,也是民间花会(过去叫香会)的游艺大展演。宝辇会以迎送妈祖娘娘为中心形成了一整套约定俗成的节庆程序。

每年正月初六伊始,葛沽镇的民间艺人们就开始忙碌开了,所有的心血和汗水都为了正月十六这天的“宝辇接驾习俗”。今年的“宝辇”供奉了八位娘娘,均为女性形象的神仙化身,每一尊塑像都是美轮美奂,栩栩如生。今年的接驾习俗与往年相比,多出三大亮点:

一是花会数量为历年最多,多达35道。不仅有往年的宝辇、灯亭,还有高跷、永乐旱船、清平竹马等,又恢复了“天一镫棚”“海乐”等,足见葛沽地区历史文化底蕴之深,民间艺人拥众之广。二是接驾地点选在繁华宽敞的金街安正道,既便于展演又利于安全。三是展演形式上,会中有辇,辇中有会,打破了以往耍乐会先行开道,宝辇及灯亭座乐会押后的传统模式,令人耳目一新。

正月十六,宝辇会正式开始。作为葛沽人公认的“狂欢节”,现在的宝辇会更是吸引了海内外数万人前来观看,可谓人海如潮、万人空巷、气势恢宏。

过去,这一天要举行“三进宫”典仪,旧时的一进宫是在老街玉皇庙前广场,二进宫于西马集广场,三进宫于天后宫(娘娘庙)前广场。最为隆重的当然就是“三进宫”了。如今宝辇会出于安全考虑,将座乐、耍乐的行进表演改为固定表演,三进宫改为二进宫。一进宫就是各辇到主会场南侧排开坐南朝北,一一拜见宝辇,百姓俗称“对脸”。宝辇觐见后各辇按照抽签顺序对号入座进入会道。北侧4座,南侧4座,各亭随主辇左右置放,辇与辇之间距离约200米。

中午12时,各道花会陆续到达表演会场集合,当地人称为“挂号”。几十道座乐与耍乐齐聚,八辇二亭按序呈一字形,依次排开,随即各耍乐会依序表演,霎时锣鼓喧天、铙钹噪耳,民众纷纷顶礼膜拜,祈求国泰民安、五谷丰登。

座乐:辇  棚  鼓

葛沽宝辇会分为两大类,一类称“座乐”,一类称“耍乐”。它来源于明朝九乐之说。座乐是指“辇”、“棚”、“鼓”三大部分。辇有三大功能:一是天后圣母出巡和回銮乘坐之舆轿;二是供奉(辇龛中)天后圣母之塑像,三是作为“跑辇”表演之道具。

约下午14时,随着宝辇会指挥部一声指令,振奋激荡、节奏轩昂的锣鼓声顿时响彻云天,震动四野。葛沽宝辇会开始了!座乐中的“辇”是葛沽花会中最为精彩的部分。先是“起辇”,十位演员穿着清朝服饰,八人抬辇,前后两个把持指挥,只听得把持高喊:

齐了吗?

齐了!

请!请!

着肩!着肩了!

小步彳!左手外跨一彳!

尾(引儿)带左手!尾(引儿)带右手!

长滑一溜!下卜路!

众人听着指令步调一致,动作和谐。接着是“跑辇”,快跑时如疾风骤雨,慢行时如碧海荡舟。表演动作有正“8”字、倒“8”字、龙蛇行走以及原地360度“捻捻转”等,无论做哪种动作,演员们都能让宝辇保持上下不颠簸、左右不摇摆,一个 “稳”字当先。跑辇要求稳如泰山,上下不颠簸、左右不摇摆、前后不晃动,而且速度要快如疾风,讲究“手不扶,抬得稳,跑得快”。因为是传统的抬辇(板辇),一台宝辇重近千斤,真要“手不扶”可不是那么容易!

葛沽镇的宝辇銮驾仪仗队伍庞大壮观,每至起驾便有十三磅筛锣开道,前有升平民乐吹奏迎请,后有香斗凤辇、海亭引驾,仪仗队伍手执旌旗伞扇、金瓜钺斧、龙棍、灯炉等执事,还有骑于骏马之上的背印童子引路,可谓场面宏大壮观、庄重肃穆。

座乐中的“棚”乃茶棚,它一是作为祭祀活动间展摆宝辇之所;二是为祭祀娘娘远道而来的香客歇脚饮茶的地方;三是信众顶礼膜拜焚香祷告之场所;四是元宵节观灯之去处。

宝辇会中共有茶棚八处,分别是东茶棚、宝辇茶棚、营房茶棚、东中街茶棚、西茶棚、北茶棚、阁前茶棚、香斗茶棚。茶棚的每座宝辇供奉一位娘娘:东茶棚供奉妈祖娘娘、宝辇茶棚供奉云霄娘娘(百姓俗称大奶奶)、营房茶棚供奉琼霄娘娘(葛沽人称二奶奶)、东中街茶棚供奉碧霄娘娘(人称三奶奶)、北茶棚供奉碧霞元君亦称泰山娘娘、西茶棚供奉眼光娘娘、阁前茶棚供奉子孙娘娘、香斗茶棚供奉痘疹娘娘。从供奉的娘娘不难看出古镇文化的多元和包容性。

另有传统的四亭陪侍,这也是葛沽宝辇会的一大特色。这四座陪侍灯亭为:圣母海亭和灯亭陪伴东茶棚凤辇(妈祖娘娘),海亭陪伴宝辇茶棚(云霄娘娘),表亭归属于营房茶棚凤辇(琼霄娘娘)。

东茶棚凤辇位置靠前。东茶棚的历史悠久,其凤辇是葛沽明代万历年间的第一座宝辇,历经几百年传承,里面供奉的这尊妈祖娘娘塑像是葛沽清初本地“余厚堂”的张家从福建湄洲岛请回的。那时的“余厚堂”, 逢年过节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前来烧香祈福的人络绎不绝,张家就将佛龛放至八仙桌上,并用木板在河道上搭建茶棚,供人们饮茶歇脚之用,这是葛沽第一座茶棚和宝辇的雏形。

历经几百年的发展、变迁和改进,富有智慧的葛沽人为了宝辇看起来更加美观华丽,运用彩绘、雕刻、刺绣等古老的民间艺术巧妙结合于宝辇中,使之更加雍容华贵、玲珑剔透。葛沽宝辇自此也更加兴盛。

座乐中的“鼓”乃法鼓,其功能是祭祀活动中烘托渲染肃穆之气氛。葛沽镇原有法鼓十道,由于岁月变迁,法鼓面临失传的境地。为更好的继承发扬古老的民间技艺,2016年在葛沽第二小学成立了民俗文化传承基地,传承法鼓、竹马等技艺。今年的宝辇会我们就有幸目睹了小学员们的表演风采,让人不敢小觑。


耍乐:高跷  竹马  龙灯  旱船

现在,耍乐与座乐也同时开始。此时,各耍乐会在各自表演地点同时起会表演。青云老高跷、青莲高跷等依次亮相,“清平竹马”“圣喜乐娃娃会”、“龙灯”、“旱船”、“海乐营房老会”等闪亮登场。各驾宝辇奇招尽显,才艺夺人;各道耍乐,声情并茂,异彩纷呈。耍乐中的高跷、龙灯、竹马、旱船、少林狮子会等二十余道花会表演,与座乐相辅相成同时演出,形成了魅力独特的葛沽民俗文化。

历史悠久的长乐老高跷与青云老高跷尤为人称道:青云老高跷迄今已有400年历史,由锣鼓3点伴奏,特点是72套棒槌,套路名称有:滚绣球、单展翅、扑虎、五下、七下等。
青云老高跷的大头衔代表人物为鲁智深:扮相横眉立目,鼻直口方,面腮微红,眉间红蜡一株,带发头陀,头戴祥云鎏    箍,身穿七彩鎏    衣,身披袢甲丝绦,腰缠大带,手持双棒,脚踏云跷,手持一尺七长棒,这棒长亦有讲究,有七尺男儿心胸坦荡之意。他们是以梁山好汉闹东京、三打祝家庄等故事情节为背景,能文能武,棒落有声,鼓乐更是劲爆威武,堪称津门一绝。此外,青云老高跷在新生代李元喜师傅的整理下,现又录制了20余首唱曲。如:春水萍、春水莲、大庆寿、会亲家等。

长乐老高跷是历经400年之久的老高跷。2013年收录入天津市非遗名录,有锣鼓7点伴奏,行者武松为大头衔。12位角色各扮各相,他们表演的是水泊梁山的故事。现已整理出七十二套行者棒和三十六套燕青棒(部分),其中“三绝棒”——有声棒、无声棒、双飞燕的表演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长乐老高跷的小高跷最吸引人眼球的是,它是由十来岁的少年组成。他们大多是长乐老高跷的后辈子孙,由于娃娃们扮相俊美,技艺不凡,曾多次代表区、市参加非遗交流活动,可见葛沽宝辇会传承后继有人,大有厚积薄发之势。

人们对有300年之久的老会“旱船”尤为喜爱,围观的人群犹如泛青的梯田,荡溢着层层欢快的涟漪。随着一声悠长、嘹亮的唢呐响起,“永乐旱船”的艺人们边走船,边用委婉回转的昆腔演唱“十二个月”:“正月开春正月泊,新娶的媳妇要拜公婆,红绸子大袄绿绾袖,八幅子罗裙盖着小脚……”

忽然,一个大浪打来,“船”上的人们摇摇摆摆、悠悠晃晃起来。刚刚“风平浪静”,扮作鹿童与耗童的两位艺人,做着鱼贯潇洒的“霸王鞭”动作,扮成小青与老渔翁的两位艺人奋力撑着船,并时不时地停下来打几下杵,故作舒展摇橹状,妩媚的白娘子与俊朗的许仙则悠闲惬意地“坐在”花船上。

六位艺人唱毕,场上唢呐声戛然而止,接着,密集的锣鼓点骤然响起,艺人们得到指令,旋即变换着姿势急速狂奔起来,跑圆场、跑对场、跑八字,风驰电掣、疾如闪电……第一轮表演在人群的欢呼声中结束了。

当晚7时,又一轮表演开始了!各耍乐会回到白天的表演区域继续原地表演。此时夜幕降临,正月十六的葛沽夜晚成了不夜天。俯瞰夜幕下的金街,人头攒动,接踵擦肩,如海如潮;天上星光璀璨,地上灯火辉煌,辇中烛光摇曳生辉,拨叉锣鼓震耳欲聋。

晚约11时,各会表演结束后方进行二进宫仪式,此时人群兴致未减依旧沉浸于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各道辇会演员亦从会道抬着重约千斤、高约四米的辇边抬边舞,向宝辇会场中心位置聚集,每驾宝辇此时在灯火的映衬下像一座座晶莹剔透的艺术品,辉煌壮观,让人恍惚不知天上人间。这正是火树银花庆盛世,古镇追梦不夜天!

(郭万梅)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