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网>悦读>浏览报道

静静的水洛

2018-08-21 09:45:05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魏文红 审核:郑红梅

静静的水洛

□ 陈兆平


微凉的天气,夜里似乎凝结了浅浅的薄霜。窗外的月光,清淡、明亮。宁静中,带着些许兴奋,这是高长元来到水洛变电站的第一个夜晚。

这一次,高长元和沙林、马丁在路上跑了两天,“仿佛是一段修行,一路颠簸,只朝着心中那个从未去过的圣地。”更让他内心激荡的是,这两天的路程又仿佛是一段轮回,两天当中,经历了四季更替——西昌还是炎炎夏日,盐源的苹果花却已挂满枝头,进入木里河又感受了秋高气爽,爬上牦牛山却走进了一个冰雪世界。

离开西昌前,高长元得知这一段时间进木里将遭遇严重堵车,他在心里默默祈祷行程的顺利。到达堵车路段时,真的看到了长长的车龙,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是难逃一劫。而让他惊喜的是,长长的车龙突然开始蠕动,原来是刚刚赶上路段放行,三兄弟在激动之余,想到以后的日子仍将遭遇这样的时刻,不禁唏嘘不已。

汽车在悬崖峭壁的路段上飞驰,路边的野花开得很美,在大家的视线里一晃而过;山上的飞石静而不动,大家庆幸度过劫波;跑过飞石路,又遇泥巴路,漫天飞扬的尘土落在挡风玻璃上,厚厚的一层,司机只好不停地用雨刷进行清洗……

颠簸了一路,八个小时后,汽车抵达了木里境内的一个林场,去水洛的车辆和人员都将在林场夜宿一晚。

最艰难的征程从第二天开始。前方的道路基本都是搓板路,是当年采伐森林的人开凿出来的。沿着搓板路费力地翻越牦牛山,可以看见茂密的次生林,小松树在其间悄悄地生长。搓板路一直向上延伸到4000多米的高山草甸上,到了高山顶,顿觉天高云淡,风光迤逦。拿出手机正打算拍照时,手机却不听使唤了,寒风中,触摸屏竟然会失灵!眼前是一片晶莹剔透的白……翻过牦牛山,搓板路弯弯曲曲向水洛河峡谷下降,峡谷里植被稀疏,只在有溪流的地方才有葱茏的植物。这个时候,最让人心动的就是峡谷中的小村庄了,藏族碉楼散落其间,孩子们在自由嬉戏……

水洛变电站到了。

高长元、沙林、马丁进入了最初的战场。

这个时候,变电站正在建设,筹备组成员既要验收隐蔽工程、全程跟踪施工质量……还要翻阅图纸、开班会,“一天时间,眨眼就过去了,总觉得时间不够用。”高长元说。

半年后,又来了四个兄弟,他们是范龙、蔡瑞锋、吕兴波、李先林,后来被称为“水洛七兄弟”。

在吕兴波的记忆里,当时的筹备组在施工单位的食堂搭伙,生活物资只能从西昌或盐源运送过来,每周送一次。如果遭遇泥石流、暴雨、冰雾天气,只能天天吃“土豆烧洋芋、玉米煎包谷、青椒炒海椒”。马丁证实了这个说法,曾有半个月没吃上蔬菜,他的嘴角起了水泡,还患上了口腔溃疡。

大学毕业才两年的马丁,个性开朗、乐观。爱好足球的他在变电站施展不开拳脚,“唯一的娱乐项目就是打篮球。”顺着马丁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约十平方米的空地上竖立着一个简易篮球架,“与其说是打篮球,其实就是投投篮而已,每天在那里盘带几下,过一过瘾。”

当时,这群小伙子只能住在临时搭建的板房内。“白天,屋里太热了,就像桑拿房,特别是中午,像火烤一样,别说睡午觉,都不想在里面呆。好在晚上降温快,十点以后,板房内就凉快了。”马丁说。沙林一直对板房漏雨的情景记忆犹新,“外面下大雨,板房内就下小雨。有一天晚上下大雨,我们用脸盆接了二十多盆水,直到夜里11点左右,雨停了,大家才上床睡觉。”

躺在床上,想家,想亲人。

水洛变电站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信号,想给家人打电话,必须走上一段路,去寻找有信号的地方;即使找到信号,也十分微弱。“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有时连续好几天都没信号,有时聊着聊着就断线了,说实话,真有点扫兴,只有等有信号了再给未婚妻解释清楚,不然过不了关。”马丁一边说一边笑。

其实,就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高长元已经和未婚妻敲定了婚期。但是,变电站投运前的筹备刻不容缓。思前想后,他决定推迟婚期。未婚妻听到这个消息后,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时间都定了,亲戚朋友也知道了,是不是不想结婚而找的一个借口?”高长元告诉她:“待水洛变电站投运后,就马上举办婚礼。”一句“誓言”逗乐了未婚妻,刚才还执手相看泪眼,转瞬间破涕为笑。

马丁比高长元的压力更大一些,当时,他根本不敢向未婚妻提“结婚”两个字,因为他一直没将真正的工作地点告诉给家人和未婚妻,而是谎称在木里变电站上班。

沙林结婚已经好几年了,夫妻长期分居两地,一直都没要孩子,更不用说照顾家里。

几个月时间过去,高原的风和紫外线把三个眼镜书生变成了面孔黝黑、皮肤粗糙的男子汉。工作间隙,筹备组和施工、监理单位员工聊天,“建设一阵子,运维一辈子。我们一年半载就离开这里了,你们就不知要坚持多少年了。”参与建设的人对变电运维工不无担忧。

“没想那么多,只要能顺利送电,不管在变电站工作好多年,这段经历都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沙林回答说。

在水洛,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带问题睡觉。”

“我们每天晚上齐聚一堂,把白天遇到的问题提出来,一起讨论,一起解决。”每个人准备一个课题,授课的过程中,经常因为遇到问题而讨论激烈。在讨论的过程中,遇到大家都不是很懂得地方,马上打电话给班上其他人员进行咨询。

水洛难得下一场雨,下雨的时候,是大家最高兴的时候。雨滴在板房屋顶上跳动着,高长元终于忍不住,冲出门去。出门一看,屋外仍然艳阳高照,这雨下得实在有些调皮。

再从背后南蛮组的碉楼遗址望去,高长元的眼里是阳光下的铁塔、电线,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没有风,恬静的水洛河像被一只温柔的手安抚着,垂垂沉寂。遥遥看到北面飞来几星黑点,穿过一根根银线,渐渐近了,才看清是几只乌鸦,尖叫着直奔水洛河下游而去。

山下是浓浓的藏族风情,纯洁的白塔,雄伟的碉楼,小河旁还有一间精致的水磨房。顺流而上,两旁的山渐渐逼近,山势越来越险,抬头望天,越来越窄。两边都是矮小的灌木,几株峭壁上的仙人掌倒显得鹤立鸡群。顺着哗哗的水声,一条银河直挂山的南面……

(节选自长篇纪实文学《星星点灯:四川500千伏变电站蝶变之美》)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