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网>人物>浏览报道

四川作家温靖邦百万字《大逐鹿》 全景再现伟大解放战争

2019-07-16 14:49:35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魏文红 审核:郑红梅

【人物档案】

温靖邦,四川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优秀的军事历史题材作家,2011年名列“海峡两岸当代十大优秀中国历史小说家” 第二位。已出版作品400余万字。其长期潜心从事战争题材的文学创作,形成了真实、厚重、大气的信史风格,笔下风起云涌,人物众多,纵横捭阖,酣畅淋漓,被评论界誉为“大河之作”。台湾著名作家、文坛大师李敖盛赞其为“海峡两岸作家鲜有能比肩者”。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四川作家温靖邦,心怀家国情,无缘“将帅”梦的他在盛世华年里,深入文学的史海,金戈铁马,“逐鹿天下”。

与国同梦,著书言志。今年5月,继重磅之作《虎啸八年》推出后,温靖邦120万字历史小说《大逐鹿》三部正式出版,一部全景描写解放战争的鸿篇巨制惊艳问世,再现浩浩荡荡“百万雄师过大江”之雄风。这既是温靖邦在美好时代对烽火岁月的回望与致敬,又是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上的深情厚礼。

著名文艺理论家谭兴国,在几年前《大逐鹿》还只是电子稿时便断言:“《大逐鹿》引人入胜,跌宕起伏,人物形象鲜活呼之欲出,史诗感扑面而来。堪与左拉的《崩溃》、柯切托夫的《落角》比肩。《大逐鹿》和作者的《虎啸八年》一样,可以传诸后世。”


5d2c8a8e4a20f.jpg


著书言志

献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70年前的10月1日,随着来自天安门城楼上的庄严宣告,中华民族百年屈辱历史画上了句号,一个新时代就此启幕。

大幕的背后是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铺就了人民解放战争的全国胜利之路。

中国的解放战争,被苏联最负盛名的元帅朱可夫赞叹道:“这是世界战争史上最具智慧的战争神话。”

然而,作为如此重大而精彩的历史题材,新中国成立至今,一直没有一部全方位、全过程、全景式描写解放战争的作品。

为填补这一文学空白,在广州花城出版社的系列策划下,2014年开春,温靖邦正式开启了《大逐鹿》的创作征程。历时两年,初稿完成。由于是重大历史题材,按照规定,需要送有关部门审读。2017年,《大逐鹿》获得出版批准。

今年5月,《大逐鹿》正式出版,一部由温靖邦耗时多年、苦心演绎而成的鸿篇巨制由此问世,以全面再现解放战争的波澜壮阔,献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

《大逐鹿》全书120万余字,共分三部,以诗句为名:第一部,昨夜江边春水绿,艨艟巨舰一毛轻;第二部,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第三部,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盘。

诗句典雅,暗香浮动,句句恰到好处地暗示了历史变迁的诸多隐喻。

同时,《大逐鹿》详尽而热情洋溢地描绘了人民对子弟兵的支持、子弟兵的奉献精神。

与国同梦,著书言志。《大逐鹿》是温靖邦抚今追昔,对峥嵘历史的回望与对人民英雄的致敬。


initpintu_副本.jpg


信史之质

史诗感扑面而来

“再现解放战争的文学作品和电视电影我接触了不少,从艺术的角度说,实不敢恭维。而《大逐鹿》引人入胜,跌宕起伏,鲜活的人物形象呼之欲出,史诗感扑面而来。堪与左拉的《崩溃》、柯切托夫的《落角》比肩。我可以断言,《大逐鹿》,可以传诸后世。”2014年,四川著名文艺理论家谭兴国在审读《大逐鹿》部分电子稿后如是评价。

谭兴国是个在臧否文学作品上毫不奉情的人,他还在当编辑时,经常退温靖邦的文稿,他曾评价温靖邦:“小说创作平凡,没一部可以让后代读的作品”。如今,时隔多年后谭兴国冠以“史诗感”和“传世”的高度评价,温靖邦当之无愧。

“对比以前的作品,在文学艺术性上有所超越,对国共双方高层干部和基层官兵的描绘也更加公允和鲜活了。”在《大逐鹿》的创作中,温靖邦体现出的信史之风的质感,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逐鹿》的质感来源于温靖邦对文学艺术的高位追求。

“九分在案头,一分跑档案”在文学创作上,温靖邦早已自成体系。

温靖邦把案头分为书稿提纲和创作两部分。

他认为,“提纲是骨架,尤其写浩瀚的历史事件,必须将内容进行艺术性的编排,使其能够支撑起整本书的肌理和脉络;创作靠细节,必须用文字搭建逼人的立体感,做到历史事件故事化、历史冲突人情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情爱化,让读者把玩不尽,又获得文学美感。”

故而,温靖邦写书下笔前,会花上一小段时间迅速搭建提纲,把大量的时间留给创作。

一旦进入创作,温靖邦的日常除了写书,几乎是目空一切。

他总把自己关在家里,凌晨四点起床,泡上一壶醒神茶,五点动笔,晚上八点左右“收摊”睡觉,每天只吃早上、下午两顿饭。

写《大逐鹿》期间,他亦是如此,谢绝一切交游,非万不得已不出门,非重要电话不接,写书几乎占据了他吃饭睡觉以外的所有时间。除因身体原因,每年夏天必去他最爱的江南休养半月左右外,其余外出次数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而且,写《大逐鹿》那年夏天,温靖邦借休养之名,还绕道去了徐州淮海大战纪念馆了解资料,且感触很深,“越走进历史,越坚定了我对解放战争伟大意义的认同。”

“写作和演员上舞台一样,登台后必须跟着情节走,不能有纷杂的东西,否则精力分散后再进入原始状态很难。”写作中,温靖邦一直保持“心流”状态。为潜心写作,温靖邦长期“隐居”在成都少有朋友知道的崇州郊区,接待朋友总是在茶楼、饭馆。因为温靖邦最害怕的便是写作期间,常有人来敲门。

一分跑档案。在整个创作中,虽然跑各大档案馆收集资料的时间只占“一分”,温靖邦的用心程度也非一般作家能比。

绝不“戏说”历史,是温靖邦写小说最大的特点,他主张凡事皆有出处,他笔下的人物,连名不见经传的连排营长普通士兵,都是有原型的,著名人物更不必说。他尽可能用还原的手法去描摹,这便需要大量的真实资料作支撑。

为创作抗战题材,温靖邦曾花了整整5年时间搜集、整理资料。从抗战时期的报纸、军情电报到20世纪90年代出版的档案、回忆录、史料汇编等,做足600多万字的笔记,并烂熟于胸。

这次写《大逐鹿》,温靖邦在已有基础上,持续跑了无数趟南京和北京的档案馆查阅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的档案资料。他说:“动笔之前,我闭着眼睛都能把解放战争这段历史讲清楚。”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对于人物的还原,温靖邦特别注重抠细节,在收集资料时他会找遍收藏所写人物细枝末节的所有角落。

他认为,一个人物的性格、心里状态、处事方式往往决定着故事的走向,而重大历史事件的操作人更是如此。

在探索蒋介石的生活、脾气时,温靖邦曾跑遍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蒋介石家乡宁波的档案馆,甚至去了台湾。

在整理《大逐鹿》的资料中,他看过一封千字长电报,内容和他之前了解的略有出入。温靖邦犹豫良久:“电文资料是原文不假,但如果发电文的人说的是假话呢?写了害怕犯错,不写又遗憾。”

谨慎起见,温靖邦专门花了几天时间,乘火车到北京去专门收藏中共历史档案的中央文献档案馆核对原始资料,确认电文无误后,再乘火车回来。这种经历,对于温靖邦来说是常事儿。

有人说,写历史小说是带着镣铐跳舞,而追求“信史”质感的温靖邦更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但他说:“愿终身坚持这份‘独道’,且孜孜以求。”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大逐鹿》付梓以来,已陆续在各大书店,以及当当、天猫等网络平台上架,获得不少关注,在业界也波澜渐起,这让温靖邦平均每天都有好几场邀约。

“这只是前奏,真正的忙碌还未开始。”温靖邦透露,目前《大逐鹿》已被广州市作为献礼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图书,出版《大逐鹿》的广州花城出版社已在筹备发布会,预计8月左右在北京召开首场发布仪式,再到广州组织专场座谈会。目前,已有电影公司联系他,《大逐鹿》将有望拍成电视剧。


笔耕史诗

不必当红 惟愿传世

在温靖邦的作品中,引起热烈反响的,并非《大逐鹿》一部。

从1991年推出第一部长篇历史小说《将星,在狼烟中升起》开始,温靖邦长期保持高产出、高质量,先后出版描写北伐的《褐色道袍》、国民党内斗的《灰色短剑》、八年抗战的《虎啸八年》等十余部民国历史小说。

2005年至2011年推出的《虎啸八年》六部成就颇高。作品刚推出便引得坊间追捧和热议,在读书界掀起了“温靖邦热”,甚至引起了国学大师、中国近代史学者、台湾作家李敖的高度关注,购阅《虎啸八年》后便四处打听温靖邦联系方式,说“一定要找到姓温的”。

2006年,正在公园接待朋友的温靖邦果真接到了一个台湾座机打来的电话。对方自称李敖,温靖邦下意识追问是否“骗子冒充”,双方在哈哈大笑中聊开来。

“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亲切,从《虎啸八年》聊到文学,各自引经据典,大抖书袋。”温靖邦回忆,和李敖通话的一个多小时,两人畅谈甚欢,李敖还直言赞叹《虎啸八年》,“从来没读到过当代作家的历史小说有这么高的艺术性与写实性,美国作家沃克写二战的《战争风云》远不如《虎啸八年》,海峡两岸作家也鲜有能比肩者。”

2011年,温靖邦登上 “海峡两岸十大优秀中国历史文学作家” 榜第二位。

“想创作俄国白银时代和中国古典文学那样的作品,不必当红,惟愿传世,走向世界。”在“逐鹿”文学的路上,对于荣誉和追捧,温靖邦看得很淡,他不喜迎来送往的名利场,反倒希望做个“当世的边缘人”,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作品上。

什么样的作品能走向世界?温靖邦转述列夫·托尔斯泰的话:“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四川经济日报记者 黄晓庆 文/图)

Title
Title
推荐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