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8-86696397 商务合作:028-86642864

贾登荣:背架子里的大写人生

2020-11-20 13:05:53 信息来源: 编辑:梁鹏

背架子与箩筐、背篼一样,都是乡间用来驮运东西的农具。不过,背架子的主要用途,是负责运送秸秆作物,诸如小麦、油菜、玉米、高粱等,还有就是运送水稻收割后的稻草,挖红苕前割下的苕藤,山坡上砍下的黄荆子、马桑子等柴禾。

1.png

农具背架子(作者 摄)

常见的背架子,规格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大的,大概有一米二三高,三十公分左右宽,这主要是给成年人使用的;还有一种专门给小孩使用的,大概只有二十多公分高,二十公分左右宽。

制作背架子的材料,一是木材,二是篾条。木材是用来制作骨架的。骨架起到负重的作用,因此选用的木材既要细,又要硬,承重力强。制作背架子时,先用两块大约两三公分厚、十公分宽的弧形木板和四根小木方做成一个木梯形状,下面两个小木方之间用篾条镶嵌。一些手巧的人,还会用篾条编织成一些图案。背架子的左右两边各自系着一根用蓑草或细篾丝编制的的背系,背系状若鞭子;背架子的上端两根小木方中间加工成为圆柱形,上面系着一根长长的绳索,绳索有麻绳,也有细篾条绳,作用是用来拴将要驮运的东西;底部还有一根短绳,绳子上套着一个像弹绷子一样的东西。东西装在背架子上后,上面的长绳子与弹绷子形状的短绳子套在一起,然后拼尽全力,使劲地拉,直到东西被套牢后,才把两根绳子系在一起。不背东西时,则把绳子拉上去盘绕在背架子的顶端。

与背架子形影不离的,还有“打杵子”。打杵子是木材制作的,一般一米高左右,既不能高于背架子,也不能太短。背东西时,将打杵子抱在怀里或提在手中,下坡上坎时,打杵子便当做手扙用;走累了,需要短暂休息时,打杵子便成为一个支架,放在背后,然后将背架子放在打杵子上,人身上的重量顿时就减轻了许多。

其实,用背架子运输东西,看起来简单,好像只要把东西放在背架子上,拴好、系好,就可以了,其实不然。记得有一年夏收时节,生产队安排一帮学生负责把田尔垭地里割下的小麦运回生产队晒场。那也是我第一次使用背架子背东西。记得那天我把几捆麦子装上背架子,用绳子系好,正打算背着东西从地下挣扎起来时,背架子上的麦子却一下子散架了。没办法,只好重新把麦子装上背架子,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地拉呀拉,又在小伙伴们的协助下,才把麦子拴牢实,最后顺利地站起来,开始上路。不过,就在走出地里不多远,自己暗暗感到庆幸时,意外又发生了。背架子上的麦子出现了一边重、一边轻的状况,失重平衡的背架子,重量似乎一下子增加了许多,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狼狈不堪。恰好,生产队一位老农看到了,帮我把背架子放下来,把背架子上的麦子卸下来,然后手把手教我说,背架子背东西,讲究的是一个平衡,千万不要太急躁,先要把背的东西码整齐,做到重心均匀,而且要上下、左右重心均匀。上面重了,就会头重脚轻,走不稳;下面重了,就会觉得太沉,迈不开步。同时要用脚蹬着背架子,用劲拉绳子,把东西拴紧拴牢。起步时,要先惦量惦量,看是不是重心平衡,东西系紧了没,免得返工重来。如果重心失衡,没有系紧东西,不仅走路会觉得步子不稳,歪歪斜斜,而且会感到十分吃力费劲。听了这一席话,才恍然大悟!原来,背架子运东西,还有不少技巧呢!看来,一件普普通通的农活,也蕴含着不少的门道。看来,无论干什么事情,都要掌握其中的诀窍,否则,会产生事倍功半的效果。

老农的教诲,从此铭刻在心。后来,每一次用背架子运东西时,都要先把东西码放得整整齐齐,保持重心平衡;同时,用尽力气,把背架子上装的东西拴得紧紧实实,直到觉得准备工作扎实,才开始起步,自然也就没有再犯刚开始那种低级错误了。

在我的老家,背架子除了驮运各种各样的庄稼,在过去相当长一个时期,还承担着长途运输的任务。那时,我的家乡盛产食盐,人们一是将本地出产的一袋袋食盐装在背架子上,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逶迤前行,运往巴中、南江、通江以至陕西汉中等地;接着,又将那里出产的木柴、大米等农副产品,用背架子一步一个脚印地运回来。在漫长的岁月里,诞生了一个特殊的人群——背二哥。(背二哥的“背”读音是阴平,而背架子的“背”,读音是去声。)在其他地方,也叫做背夫。

老家有句老话:做牛做马,也别做背二哥。这说明,背二哥是非常辛苦的。是的,无论是赤日炎炎,还是风霜雪雨,背二哥都没有休息时间。他们一早就上路,背着沉重的背架子开始漫长的跋涉。他们不断在掐算,能不能按时到达目的地?到晚了,可是要赔偿损失的。夏天,山路上热气腾腾,背二哥身上的汗水也是从早流到黑。渴了,见到有水田、堰塘的地方,就赶紧停下来,摘片树叶当水瓢,舀点水喝,有时旁边没有树,就用手舀水,喝上几口,又继续赶路;饿了,则从随身携带的布袋子中,抓出几把用大麦碾碎制作的炒面,吃上几口充饥。冬天,山路上结满了冰,稍不小心,就会滑倒,坠入深沟里。背二哥们个个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生怕发生半点闪失。直到太阳出来,冰渐渐融化后,心里才踏实一些。最恼火的,是夏天突如其来的“打白雨”,没有丝毫预兆,大点大点的雨就噼里啪啦地响起。这时,背二哥无论身处什么环境,都得赶紧停下脚步,用早已准备好的毡布,把食盐盖好。这玩意儿,可是见不得水的呀!就这么在七弯八拐的山路上走上三五天,才把背架子上的食盐送到目的地。接着,又装上新的物资,马不停蹄地走向回家的路。虽然辛苦,他们挣的工钱,也只是填饱肚子而已。

行走在漫漫的山路上,背二哥们常常用一曲曲粗犷的山歌,来放松自己、调节自己:“对面大山有点高,云雾飘在半山腰;山腰有座茅草房,房中有个好姑娘;姑娘喜欢背二哥,煮好鸡蛋来犒劳;一来二往情意深,姑娘随我进家门……”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因为种种原因,老家的食盐产业被叫停了,天天奔走在崎岖山路上的“背二哥”,也很快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背二哥们背出了背架子里的大写人生,他们坚强、乐观、豁达、风趣的性格,烙印在这方土地上,成为一笔精神财富,激励着子孙后代,为追求美好生活而顽强打拼。

“背二哥”虽然从我的家乡消失了,但作为古老农具的“背架子”,却依然保留在许许多多农户家中。当然,使用背架子的机会如今已经不多了,它们大都被放置在废弃的住房里,上面结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

2.png

作者贾登荣

作者简介

贾登荣,笔名背二哥、登云,四川南部县人,退休公务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记忆》《闲弹》等散文、杂文文集。近年有散文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测绘报》《中国自然资源报》《中国绿色时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四川农村日报》《四川作家》《在场》《成都日报》《青岛日报》《郑州日报》《春城晚报》等全国各地报刊,并有作品收入《当代四川散文大观》《德行天下》《南充散文读本》《寻美升钟湖》《记忆蛴蟆节》等书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