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8-86696397 商务合作:028-86642864

当前位置: 四川经济网 > 文旅 >新闻详情

赵晓梦:让写作在沉默中继续前行

2021-06-17 09:38:59 信息来源: 编辑:梁鹏

“晓”梦里看大世界,于诗心处品生命。

“向河水交出睡眠。看在过去的分上,不再向帆船索取放下桅杆的广阔烟波。我的大门整天向竹排敞开……”

“他的诗写出了当代性、在场感、生命观和自己心中的意象……”

6月16日下午,在成都红星路二段的一个茶舍里,星星·予茶中国纯文学期刊作品品读会第三期如约而至,40多位文学嘉宾们用朗读声、赞叹声和掌声传递着对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诗人赵晓梦近期诗歌新作的认同和喜爱之情。

1.jpg

众多知名诗人、作家齐聚

作家、评论家,四川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四川新华发行集团董事长朱丹枫,诗人、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诗人、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星星》诗刊社长、主编龚学敏,作家、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四川文学》执行主编罗伟章,诗人、中国检察官文联文学分会副会长刘红立(老房子)以及尚仲敏、崔建华(千野)、李自国、干海兵、杨献平、彭志强、庹政、李斌、燕滤竹、萧融、黎阳、敬丹樱等诗人、作家,以及众多诗歌编辑参加活动。

在长达4个小时的品鉴中,嘉宾们推心置腹,极尽锐眼,在诗歌中打捞出赵晓梦那份在“大”与“小”中自由切换,让“精神”与“现实”互为关照,在“沉默”中“前进”的哲学诗心。

能在“大”与“小”中自由切换

“大”与“小”,是品鉴会上不绝于耳的高频字眼,这既概括了赵晓梦写作中“大”中有“小”、以“小”见“大”的丰富性,也体现出赵晓梦在“大”与“小”中自由切换的高超技艺。

作为赵晓梦诗歌生涯的见证人,诗人、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感受深切。他说,赵晓梦近几年的写作,既对历史宏阔题材游刃有余,也能比较有技术含量地做一些细节处理,“这对很多写诗的人是很大的难关”。

2.jpg

梁平分享品读感受

“他的《钓鱼城》作为大开大合、非常宏阔的大书写,没有从头至尾、按时间顺序写钓鱼城事件,而是选择钓鱼城事件中,九个人面对大事件的情感出发,这对于长诗如何架构更有技术含量的问题做了非常有益的探索和尝试。”梁平举例说,他读后非常惊讶,惊讶赵晓梦从人和人的情感切入:“漂亮!高级!”

说起《钓鱼城》,作家、评论家、原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四川新华发行集团董事长朱丹枫也直抒胸臆。他说,“这首诗体现了晓梦的文风,《钓鱼城》

雄浑磅礴、气势博大,读这首诗大有‘黄河远上白云间’的感受。正是这样的格局,奠定了赵晓梦在诗坛的地位。”

3.jpg

朱丹枫现场发言

与此同时,四川诗歌学会副会长、《星星》诗刊副主编李自国也表示,在阅读了赵晓梦新近发表的这两组诗后,他觉得这些年晓梦秉承题材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他的长诗,有对辉煌历史的宏大叙事,也有对小事件、小人物的精雕细琢,对大小题材都有着自己的驾驭、表现、呈现的能力。作为一个诗人,需要一种眼界和胸怀,而赵晓梦书写出了对大千世界的感悟。

而诗人彭志强则着重点赞赵晓梦的“小”。

彭志强谈到:“当我们的诗歌创作到达个人的一个高峰时,我们一定要去探索新的东西,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峡谷处,去寻找一些不同的东西。杜甫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他什么东西都可以入诗,尤其是一些非常小的事情,这就是一个大诗人的格局。”

让“精神”与“现实”互为关照

“精神”与“现实”,是两个不同维度的世界。真正的诗人,要做到二者相互关照。品读会中,嘉宾们都说,从赵晓梦的诗中“认识”了一个真正的诗人。

“赵晓梦的写作手法本身更趋现代性。”诗人、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星星》诗刊社长、主编龚学敏点出了赵晓梦诗心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特性。

4.jpg

龚学敏谈品读感受

“我们的现实生活面临着现代性,诗歌也面临着现代性。写诗的过程也是诗人在探讨什么是诗的问题,你既在写诗也在创造新诗的标准,必须有这种意识,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诗人。”龚学敏说,赵晓梦写到了疫情,写到了得了新冠的人和没有得新冠的楼宇建筑等之间的关系。事物没有变,但人看待这些东西的眼光、心情、状态发生了变化,诗人应该关注这样的现实。

无独有偶,赵晓梦诗心关照现实的精神也感动着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四川文学》主编罗伟章。

“我读赵晓梦的诗歌,读出了诗人的自觉。”他说,很多诗人经常抱着强烈的情感去写作,但情感摧枯拉朽下来之后,有时却很难看清诗人的精神结构,像杜甫、海子这些伟大的诗人都有自己的精神结构,而在赵晓梦的诗里,也写出了他自己眼里的人世间。

用“精神”关照“现实”,在诗心窥见生命。而在品读赵晓梦的诗中,不止一个人“读”到了“生命”。

“能站在一个精神层面的制高点来回应时代,回应平凡生活,对于一个诗人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李自国认为,与同龄诗人相比较,赵晓梦的创作写出了诗的当代性和诗人的在场感,还有沉甸甸的生命感。

“那些宏大的题材都是写的生命,宇宙的生命,人的生命,晓梦的生命。”作为赵晓梦的知己与诗友,中国检察官文联文学分会副会长刘红立也直言,在读完《桥洞》《酒洞》后,自己“洞见”了一个词:生命。

在“沉默”中继续“前进”

“除了谢谢大家之外,我能做的,便是做一个沉默的写作者,静待时间历练。”面对此次品读会上大家的赞叹和喜爱,赵晓梦十分谦逊。

他直言:“关于写作我已说的太多。这本身就已冒失了。因为对一个写作者来说,写作是没有尽头的,那些所谓的经验之谈,都是对自己过往某个阶段生活经验和阅读体会的一种认识,但这种认识是否有用,我看未必,因为写作者往往会在另一些时刻说另一番话,或许是他在写作实践中有了新的体会,或许是客观环境发生了变化。但是不是有了快感就得叫呢?我看未必,因为某种程度上这可能是在误导他人。因为写作对写作者而言,是绝对自我的,也是自私的。不是不能分享,而是不具有吹糠见米的价值。”

5.jpg

赵晓梦致谢

“属于批评者、属于读者、属于时间,甚至有可能属于抽屉里的黑暗与灰尘。”在赵晓梦看来,对一个写作者来说,一首诗、 或者一部作品写完后,就不再属于他了。

赵晓梦表示,会化感谢为力量,愿意沉默下来,作为一个纯粹的聆听者,在那些如“星星”闪烁的肯定与批评声中,找到再出发的方向。

(四川经济网记者 黄晓庆 文/图)


相关推荐